我們執著于在長跑中勝出!
您的位置: 易方達基金 > 資訊內容     
 

 

易方達基金林森:對混合基金投資風格的探討

 

字體大小:大  小  來源:[]    日期:2019-05-07  

 
 
 

與機構投資者交流的時候,經常被問到一個問題,你的投資風格是什么?一開始我都開門見山的說,我是價值投資者。后來發現,這個過于簡潔的回答會造成一些誤解。部分投資者疑惑,季報里重倉電子行業股票和信用債的基金經理,為什么風格上屬于價值投資。在此我想展開討論兩點,第一,如何定義價值投資;第二,如何界定債券的投資風格。

 

常見的價值投資定義有兩種。狹義的價值投資指的是與成長投資相對應,買入靜態估值較低的證券,注重價格與安全邊際。按照這個定義,靜態PE二十多倍的電子股不算便宜,因為地產或者銀行股的PE往往更低。而廣義的價值投資是指,從基本面出發,去投資企業未來的盈利與現金流。廣義的價值投資可以容忍短期較高的靜態估值,但是追求以低于企業內在價值的價格去投資。與廣義價值投資相對應的是博弈投資。廣義的價值投資仍然堅持只掙企業盈利(EPS)的錢,而博弈投資則會更多的考慮估值擴張等其他交易因素帶來的盈利。

 

有了定義,對債券投資風格的分類也水到渠成了。當我們投資一只信用債的時候,往往是出于配置的目的,投資者看中的是票息,而未來能不能獲得博弈的收益(資本利得)并不是首要的考量點。當我們投資一只利率債的時候,比如10年金融債,幾乎沒有人是抱著持有到期的目的,所有人都希望在未來的某一個時點以更高的價格把它賣出去,賺資本利得的錢。這樣看來,信用債投資更符合價值投資的定義。

 

我們無意在此比較不同投資理念的高下,畢竟更重要的是選擇適合自己的方法論。但是部分投資者認為信用債策略屬于高風險策略,利率債策略屬于低風險策略,這種觀點值得商榷。整體來看,利率債投資屬于零和博弈,一名投資者的超額收益來自于另一名投資者的損失。而信用債投資從歷史來看,違約補償只侵蝕了很小的一部分信用利差,大部分信用利差最終成為投資人的超額收益。當然中國債券市場還在打破剛兌的進程之中,歷史違約數據有一定的局限性。但從成熟市場,比如美國債券市場的長期歷史數據來看,我們仍然能得出相同的結論。

易方達基金 林森

 

聲明:本手記的觀點、分析及預測僅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易方達基金管理公司(以下簡稱“本公司”)立場,也不構成對閱讀者的投資建議。本公司或本公司相關機構、雇員或代理人不對任何人使用此全部或部分內容的行為或由此而引致的任何損失承擔任何責任。未經本公司事先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將此報告或其任何部分以任何形式進行派發、復制、轉載或發布,或對本專欄內容進行任何有悖原意的刪節或修改。基金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神马报六肖中特资料